2013第四期首页 > 爱好报 > 2013第四期

姐姐与阿姨

想起自己第一次被人叫做阿姨时,也是各种不舒服。直面姐姐岁月时的暗黑,坦坦荡荡成了阿姨,积攒爱和温暖,自由和勇气,以便有朝一日,送给一个有着柔软手指的小朋友。

若干年后我们回忆起来,当然觉得这是青春电影里英勇的一帧,可是我们对付的,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毫无根基四十余岁的女老师。我热爱我的母校,可我坚持认为,那场事件里的大多数人,和写在一进的校训科学民主求真,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如果我们足够坦率,就会发现,我们的十几岁真的不像国产电视剧里勾勒得那么美好,青春像身上的校服一样拖拖拉拉,束缚比高领毛衣更厚重,所谓的自由不过短短几里回家路,大多人对待爱情不是跃跃欲试就是不屑一顾,没有足够的情商把喜欢的人变成愉快的相处。只是回忆自带美图秀秀功能,硬生生地把穿在你身上惨不忍睹的实物图,PS成了如梦如幻的模特效果。

天涯上曾有女人形容自己脸嫩——都说我像中学生,后来有楼主开了一个楼来放各地的中学生照片,其中的大多数都惨不忍睹,至此像中学生这个梗成了一个笑点。我们总是下意识地觉得,高中生都长得像奶茶妹,化了妆都会变成范爷,然后事实要残酷得多,我们的中学时代并不是甬道上茂密的香樟,我们的成年生活也不是勾心斗角甄嬛传——别再说自己学郭敬明戴虚假的笑脸面具了,人家挣出上亿资产了你有吗?

我的确丢了在作文中已经祭奠了一百遍的直率,我就算再疲倦再烦躁,也客客气气地对待周遭的人。而你却还是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,自己的沮丧需要别人买单,碰到糟心的事就一整天挂着脸,打着最佳损友的旗号刻薄朋友,你信奉那句我抽烟纹身骂脏话但我是好姑娘,可是哪怕精心装单纯无辜也好过你袒露真实丑恶,一个人如果付出的努力更多,她便配拥有更好的。你也不是真性情,你只是智商低心胸窄,还相信那些编剧的鬼话,以为一无所有天真莽撞的女生,还真TM能碰上好男人。

别再做梦了,现行的考试体制,袁湘琴基本没法跟江直树一个学校。

时至今日,我终于老成了小孩子们口中的阿姨,可我一点都不觉得遗憾和难过。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穿高跟鞋,我可以穿着膝盖以上的裙子在校园里行走,会打扮的女生不再被视为异端,我们不再热衷于抱团了,不再用孤立别人来获得群体的收纳。

我甚至觉得庆幸,我的记忆里有那么多脏兮兮的画面,可是我居然还能安然地面对阳光,见证过那么多不堪的眼睛,居然还能映照出温暖的光线。我有了自己的是非标准,不再为了一个期末奖项而放弃言论,不再对着肮脏的事情装聋作哑,不再是个只会抄写和背诵的好学生,我成了一个人。

虽然为此要付出好些代价,我也不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勇气会留存多久,但至少在此刻,我有了讲话的权利,也有人愿意倾听,我有了改变的能力,最起码改变自己,这样已经足够幸运了。

我成了阿姨了,我努力地积攒爱和温暖,自由和勇气,以便有朝一日,送给一个有着柔软手指的小朋友。想起自己第一次被人叫做阿姨时,也是各种不舒服。直面姐姐岁月时的暗黑,坦坦荡荡成了阿姨,积攒爱和温暖,自由和勇气,以便有朝一日,送给一个有着柔软手指的小朋友。

若干年后我们回忆起来,当然觉得这是青春电影里英勇的一帧,可是我们对付的,不过是一个初来乍到毫无根基四十余岁的女老师。我热爱我的母校,可我坚持认为,那场事件里的大多数人,和写在一进的校训科学民主求真,没有半毛钱关系。

如果我们足够坦率,就会发现,我们的十几岁真的不像国产电视剧里勾勒得那么美好,青春像身上的校服一样拖拖拉拉,束缚比高领毛衣更厚重,所谓的自由不过短短几里回家路,大多人对待爱情不是跃跃欲试就是不屑一顾,没有足够的情商把喜欢的人变成愉快的相处。只是回忆自带美图秀秀功能,硬生生地把穿在你身上惨不忍睹的实物图,PS成了如梦如幻的模特效果。

天涯上曾有女人形容自己脸嫩——都说我像中学生,后来有楼主开了一个楼来放各地的中学生照片,其中的大多数都惨不忍睹,至此像中学生这个梗成了一个笑点。我们总是下意识地觉得,高中生都长得像奶茶妹,化了妆都会变成范爷,然后事实要残酷得多,我们的中学时代并不是甬道上茂密的香樟,我们的成年生活也不是勾心斗角甄嬛传——别再说自己学郭敬明戴虚假的笑脸面具了,人家挣出上亿资产了你有吗?

我的确丢了在作文中已经祭奠了一百遍的直率,我就算再疲倦再烦躁,也客客气气地对待周遭的人。而你却还是把喜怒哀乐挂在脸上,自己的沮丧需要别人买单,碰到糟心的事就一整天挂着脸,打着最佳损友的旗号刻薄朋友,你信奉那句我抽烟纹身骂脏话但我是好姑娘,可是哪怕精心装单纯无辜也好过你袒露真实丑恶,一个人如果付出的努力更多,她便配拥有更好的。你也不是真性情,你只是智商低心胸窄,还相信那些编剧的鬼话,以为一无所有天真莽撞的女生,还真TM能碰上好男人。

别再做梦了,现行的考试体制,袁湘琴基本没法跟江直树一个学校。

时至今日,我终于老成了小孩子们口中的阿姨,可我一点都不觉得遗憾和难过。我可以光明正大地穿高跟鞋,我可以穿着膝盖以上的裙子在校园里行走,会打扮的女生不再被视为异端,我们不再热衷于抱团了,不再用孤立别人来获得群体的收纳。

我甚至觉得庆幸,我的记忆里有那么多脏兮兮的画面,可是我居然还能安然地面对阳光,见证过那么多不堪的眼睛,居然还能映照出温暖的光线。我有了自己的是非标准,不再为了一个期末奖项而放弃言论,不再对着肮脏的事情装聋作哑,不再是个只会抄写和背诵的好学生,我成了一个人。

虽然为此要付出好些代价,我也不知道那些莫名其妙的勇气会留存多久,但至少在此刻,我有了讲话的权利,也有人愿意倾听,我有了改变的能力,最起码改变自己,这样已经足够幸运了。

我成了阿姨了,我努力地积攒爱和温暖,自由和勇气,以便有朝一日,送给一个有着柔软手指的小朋友。